热不过十度

marvel-all盾、守望先锋-R76。欢迎勾搭,一块玩耍^_^/

吻额杀(魔笛magi,炎龙亲情,人物ooc,慎入)

吻额杀
(P站的启发,282夜的脑洞。没办法摸头杀、我们就来吻额杀吧。)
白龙最终还是没能狠下心杀红炎。
你问为什么?因为红炎和曾经的自己是一样的啊。心里充满仇恨,复仇的暴虐溢而出。
然而…那个人…他选择了隐忍。在自己的仇恨和国家的发展之间,他选择了后者。煌走到今天的强盛,他功不可没,唯一让自己介怀的八芳星也消失了,这个男人没有死的必要。
是夜,无星无月的暗夜。零星的火把,照亮了荒凉的沙岸。
两个人,并肩站着。较高大的一方佝偻着腰背,残缺的四肢、包吊的左臂、柱着木拐的右手,在火光的辐照下,本是刺目的残缺却有着柔和的线条。男人眺望着远方,在火光照耀下波光粼粼的海面上停浮着一艘船,刚好够七八人出航的样子。另外两位兄弟和护航的人员已经登船了,生活物资也全部入库。只余皇帝身边的几个随从士兵站在生后的不远处警戒。
是了,要乘船离开的是三名国家战争犯,而他身边的这位就是当朝的皇帝。
真是一幅匪夷所思的画面呢。
连红炎都有点意料之外。那个当初如此仇恨自己的孩子在大获全胜后居然放了自己一条活路。
甚至是在辛巴德的眼皮子底下,顶着全国人民的讨伐声,偷偷放走了必死无疑的自己。
“为什么这么做?”
年轻的皇帝在光影灼灼中,淡漠地看了眼装着义肢的男人,末了轻描淡写回答道:“不想欠你人情罢了。”
“辛巴德会知道的。”
“无妨。”吐出单调的回答,皇帝陛下便闭紧了嘴,不打算再多说一字解释。
红炎扭头看着这个在自己心底终于长成个男人的昔日少年,无声地勾起了嘴角。
夜晚的海风呼啸着带来前不久才平息的战争的血腥味。那是红炎洗不尽的罪孽。但在这之后所迎来的又会是怎样的一番光景呢?一切不得而知,唯一可以确定的就是:不论未来如何,与他这个“死人”已经没有关系了。未来该是身边这个年轻男人的天下了。
“我该走了,再晚就不安全了。”红炎侧过身,看着身边的人,好似真的生离死别一般,用力而深刻地描绘着这个君临天下的弟弟的样貌,想把这幅画面刻在心底。只因为早该如此、本该如此,这煌帝国一直都是白家的。
年轻的皇帝没有回应。
“不和我告个别吗?既然我们之前的恩怨已经两清了的话。”红炎轻笑着问他。
“哼,到了之后老老实实呆在孤岛上,别给我惹麻烦,没我的允许不准擅自出岛。”皇帝的口中吐出一串刻薄的话语,却在不自觉中鼓起了脸颊,好似小时候撒娇耍闹时一般。
“遵命,我的陛下。”不无挪揄地调笑道。果然引来了年轻皇帝暗藏怒意的瞪视。
男人却毫不畏惧,迎着吃人般的目光,走近新晋的帝王,微微弯下身,在比自己略矮一头的男人额上印下了一个吻。觉察到唇下人的一阵僵硬,然后轻拂的海风唤醒了他。
毫不意外地被推开,白龙甚至还往后退了两步,双手举起捂在额头上。“你!你这是在干什么?!”
“吻别啊!既然我已经成了这样,没法拥抱也没法摸头或挥手告别,就只好亲吻了不是吗?”难得一见的无赖语调,搭配一脸天然无辜的歪头反问,往日高冷的将军形象碎了一地。看在变回昔日少年的人和他脸上所浮现的红晕,倒觉得形象崩坏的代价也不亏。
“哼!你这…你快走吧!”全然肿成了包子脸威严不保的皇帝陛下开始赶人了。
“那我走了,你自己多保重,替我们照看好红玉。”
“知道了。”恢复了冷静的白龙,放下了一直捂着的手。目送那男人不再高大的背影渐渐远去。
船驶离了岸边,仔细看的话能看到三个小小的人在互相搀扶着靠在围栏边,其中两个拼命挥着手,不知是在向谁告别,是这个自己为之奋斗了数十年的国家,还是岸上那将自己驱逐出家园的异姓兄弟。
在看不清船上那不断挥动的手时,年轻的皇帝才举起了自己的右手,并轻轻挥动起来。直到船只没入远方的翻涌的暗夜,才将手臂慢慢放了下来。
至此,煌帝国再无红家兄弟。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