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不过十度

marvel-all盾、守望先锋-R76。欢迎勾搭,一块玩耍^_^/

言切脑洞-1

这应该是我目前最重口的段子了。。。

1、关我屁事

某日,恶德神父再次不请自来,悠哉愉悦地在切嗣身边坐下。还给自己倒了杯茶。

这打着补魔旗号的肉体关系已经持续了一段时间。所以,两人很快进入了正戏,谁叫言峰总能在切嗣痛得不行的时候出现。难道黑泥还提供了特别服务?

总之,在言峰的调教下,切嗣没一会就喘息连连。恶质的人在通红的耳廓边低语:“一副敏感的身体还指望抵抗,忍不知想要的话,就说啊?”同时埋在里面的手指还狠狠摁了一下那微小的突起,惊起一声娇音。

受此挑衅不回敬的话,那卫宫切嗣还算是男人吗?!于是,他曲起膝盖,顶在了神父的胯间,圣职者的制服也无法掩饰的滚烫,“忍不住的是你吧?”上挑的眉眼和嘴角,桀骜不驯却又带着如丝如缕的媚惑,还故意碾压着左右摇晃着腿。

说实话,言峰绮礼是忍不住了,这样媚眼如丝、仰躺身下、衣衫凌乱地看着自己的切嗣,他恨不得立刻让他哭着求饶。但是!男人的尊严不允许。于是,他停下来了所有动作,抽出了手指。退到一旁,看着突然失去了温暖的包围,一时愣神的老男人。

不过,切嗣很快反应过来了,虽然自己的欲望也略有抬头,但毕竟是饱受折磨的身体,不理的话,放置一会自会冷却。所以,他慢悠悠的理好了衣襟,用下摆遮住乍泄的春光。举手投足间暗含着挑逗和不屑。这是他现在唯一的攻防手段了。

言峰一脸饶有兴趣地看着他,心里赞叹不已,不愧是杀过我一次的男人,真可怕!但就这么投降的话,他就不是言峰绮礼了。

屹然不动的两人间,看不见的撕杀早已血流成河。

但恶德神父果断不会像切嗣这自虐狂一般委屈自己的,于是…一招双管齐下的阴谋暗中酝酿着。

“我是忍不住,但也不是非得在你身上解决不可啊!”

摸不到,我这不是看得到吗?右手可是男人长久的伙伴!于是,言峰准备通过视奸+自慰来解决生理问题。想着切嗣在自己炙热的目光中再次缴械的模样,不禁心情大好。

谁知,切嗣突然惊叫了一声,“啊!不可以!”

言峰心下一动,以为这古板羞涩的男人想开了,不再折磨彼此。

谁知他下一句却是:“不准动我们家的树!士郎还想看樱花呢!”说着还一副要冲到庭院的樱花树前舍身相护的样子,要不是身体情况不允许的话。

然后,言峰绮礼就郁闷了,我解决生理需求干你们家树几毛钱关系?

在切嗣哆哆嗦嗦的解释中(他是真的怕言峰会拔了他家的树,凭现在的自己是阻止不了的)言峰知道了前因后果,顺便发觉了红瞳白发女人潜在的恶意。

于是,他怒了!这是对男人下半身尊严的侮辱!他必须证明自己的清白!

偏偏某个脑筋不转弯的人还在那低声说着浴室有冷水什么的…于是,不顾那人的反抗挣扎和痛呼,直接抓起、拖到树下、抵在树干上。一脸笑容和善却笼罩着莫名阴影。“你刚刚说什么呢?卫宫切嗣。”

“…咿…没、没什么。”抖得和筛子似的某人。

不要啊———魔术师杀手大人在心里流泪呐喊…

那天下午,卫宫宅的樱花树惊起了一堆飞鸟…(强劲的神父大人,您值得拥有)

结束后,言峰搂着虚脱的人,在他耳边吹着气,“我想干的自始至终只有你啊。卫宫切嗣。”怀里的男人泪流满面,只余不住的抽泣声和气音。

言峰绮礼,我艹你妹——!(依旧是魔术师杀手的内心呐喊…)

所以,躺枪的大树:关我屁事!


评论(3)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