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不过十度

marvel-all盾、守望先锋-R76。欢迎勾搭,一块玩耍^_^/

言切脑洞-段二

2、涅槃

他所爱的都将逝去。

这就是卫宫切嗣的一生。

一个柔软的人怀抱着一个刚正的理想,最终的结果只能是悲剧。

螃蟹岛的火光,映衬着夏莉染血的脸庞,手中是冰冷漆黑的沉重。那蕴育出纯白之花的土壤,满是罪恶的血肉。自此时已埋下萌芽的宿命,在既定的轨道上开始奔跑,开始逃离。却无法挣脱这矛盾的漩涡,名为“卫宫切嗣”之人的本质。柔和的内里,坚硬的外壳,在矛盾中抗争、在矛盾中前进、最后在矛盾中毁灭、崩塌。

那么,第一问:错误/邪恶的手段可以得到正确/正义的结果吗?

答:可以,罪恶的泥土上都可以开出纯白之花。手段只是达到目标的途径工具,本身是中性的。

蓝色,到处都是蔚蓝而亮丽的。蓝色的天空衬着白色的云、蓝色的大海载着白色的海鸥,还有一艘白色船。黑色、黑色的衣服,黑色的发,黑色的人扛着黑色的导弹,对准那浩瀚的蓝天。伴随着日光破云而出的是一架飞机,在云日铺就的半透金色甬道中飞行。那里面承载着男人的光明和挚爱。黑色、红色、蓝色。导弹、爆炸、坠落。海洋无私地包容着一切,不止于燃烧的飞机,还有那撕心裂肺哭喊的男人,和不断流淌的咸涩液体。惊起的波澜壮阔和白色羽翼,终究归于平静,只余那黑色的男人跪趴在白色的甲板上,缩成一团,不住颤抖抽搐。

那么,第二问:生命的量化、数字的平等、天平的两端,这是正确/正义的吗?

答:是,天平即为正义,多数面前,放弃少数。扼杀于未然。

冬木、理想、圣杯。男人追寻着奇迹,来到此地。不断的失去,从未停下,男人誓言于此划下句号,以爱妻的死亡、助手的牺牲、女儿的泪水。终于,在撕杀中圣杯降临,看着昔日妻女熟悉微笑的脸庞,黑泥在静悄悄地漫延扩散…倘若伸出手触碰,世界将会在毁灭中重获新生,这不就是你所做的吗?在毁灭少数中救赎多数。奇迹存在于人们心中,我所实现的正是你心里的世界,你的心象风景,名为“卫宫切嗣”的存在。为什么要拒绝?你不就是这样一路走来的吗?为何在这里放弃?我诅咒你!诅咒你!万恶之源!男人泪流满面,枪杀了爱女,掐死了妻子。业火从天而降,燃烧吧!冬木!燃烧吧!罪孽!

那么,最后一问:何在?人性伦理、人道主义、正义的伙伴。何在?卫宫切嗣。

回答他的只有男人跪倒在地的抱头哭喊,呜啊啊啊啊啊——!

月光清冷,笼罩一切。

男人穿着和服,披着羽织,在痛醒的夜晚,独坐门廊。

在月光都无法洗涤的阴影深处,淡出一道身影,黑色的法衣,棕色的发,死去的双眼。

“哟,你来啦,言峰。我都快痛死了。”

在最终战,在男人从杀手转变为父亲的那一晚。他不仅杀死了自己的妻女还杀死了一个叫作言峰绮礼的男人。但是那个男人凭借着圣杯的恶意,从那业火中回到再也不会跳动的身躯里,来到了卫宫切嗣的身边。

为了复仇、为了愉悦、为了【  】。

最后的年岁,万恶之源再也没有失去什么,因为他已经没有什么可以失去的了,因为他的理想得到了继承,因为他还有可以【  】和被【  】的资格。

他所【  】终于没有逝去,因为他先逝去了。

冬日,清冷的墓园内,简易的墓碑上,他的名篆刻着守候。神父手持十字、垂头默立,口中颂咏着——

I know that my redeemer lives.

And that,in the end,he will stand upon the Earth.

And after my skin has been

destroyed,yet in my flesh.

I will see God.

I,myself,will see him,with my own eyes.

I,and not another.

How my heart yearns wihtin me.

Amen.

卫宫切嗣,一生历经三次焚烧灵魂的业火,终于在最后的余日里,浴火、涅槃。

冬去春来,这岁月依然悄悄过去,这回忆就完结在那里…

逝去的人,活在生者的记忆里。

愿谁记得谁…

愿你记得他最后的年岁——

言峰绮礼记了卫宫切嗣一辈子、念了一辈子。然后,他去找他了。

在地狱的业火中相聚,一同涅槃、重生。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