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不过十度

marvel-all盾、守望先锋-R76。欢迎勾搭,一块玩耍^_^/

【一时兴起,把以前各种奇怪的文搬过来了】壹、4.9×4.9 坡黎 圣夜

人生第一篇腐作,超冷CP。是中国的原创漫画杂志《漫画SHOW》上面连载的一个名为4.9xx4.9的拳击漫画的衍生BL CP。

攻方:爱伦坡;受方:黎昕。(我刚刚连受方的名字都忘了...)

烂到爆的正文如下:

4.9×4.9 坡黎 圣夜 腐文慎入

祝4.9的各位圣诞快乐!

祝白晓姐圣诞快乐!(故意的!)

祝4.9大麦!

 

圣诞贺文first:CP:坡黎

 

圣夜

 

终是年年岁岁花相似,年年岁岁人不同。

          ——题记

圣诞节的晚上,黎昕裹着条薄薄的被单窝在沙发里,电视里那繁华热闹却略带温馨与甜蜜的场景映在他靛蓝色的双瞳里,却反射出了冷清与落寞。转头,望向窗外,玻璃门隔开了截然相反的世界,外面热闹而欢喜,里面冷清而孤寂。收回目光,关上电视,伸了个懒腰,理了理衣领,黎昕决定出去走走,就当是为了衬景吧。

      因为出来的匆忙,只穿了一件薄薄的衣衫,黎昕不得不把双手插在口袋里取暖。红色,白的与金黄——圣诞的主色调,情侣们穿着应景的衣衫甜蜜的搂在一起拍照。极不相称的黎昕穿了件暗色的单衣,凄凉的勾勾了嘴角:“看来连衬景都碍眼呢,单身的人。”漫无不目的地闲逛,只是不想回去,一个人。

     坡和温雅他们被购物的人流冲散了,正顶着一头暖眼的白发转来转去,突然一头同样暖眼的红色长发映入眼帘,很眼熟,于是坡眯眼一笑,屁颠屁颠地跑了过去,狠狠地拍了那人肩头一下,然后,坡就看到黎昕整个人都炸毛了,猛地抖了一下,然后才慢慢的转过头来恶狠狠地盯着他:“有病啊!?你?”坡很有喜感的眯眼笑:“总比你这背背山来的好吧?”

黎猫瞪回去:“你才背背山呢!老子只是恐女症不是同性恋!”坡挂上邪恶的笑容:“哦~仅仅是这样吗?~”那语气只让黎昕想揍他一顿,但也罢了,圣诞夜平安度过吧。两人骂骂咧咧地并肩而行,渐渐融入那温馨甜蜜的背景中去了。坡笑眯眯的脸上映着鹅黄的灯光,看在黎昕的眼里,使他突然觉得这个平安夜也不是那么寒冷了,刚才的阴郁也一扫而光了,只是…

为什么偏偏碰上他呢?——“红毛,你还真是煞风景呢~多向你坡学长我学学~”说着还一脸自豪的用大拇指指了指自己,红白相间的v形低领毛衣里套了件金边蓝底的条纹衬衫,的确是应是应景的搭配而且也衬出了坡的不羁随性和帅气风流,但是他那一脸臭屁的表情,让黎昕恨得牙痒痒,轻佻的声调:“哟~手都握成拳了,我有帅到这种地步吗~瞧你激动的~多向我学学吧~女孩子就喜欢我这样的人~”接着突然以拳击掌,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哦~我忘了,你是个背背山,不喜欢被女孩子围着对吧~”说着眼里闪过一丝阴霾,想起第一次见到黎昕时,他被一群女生围着的样子,他就莫名的不爽烦躁,但他很快就把真情绪压了下去,开始捉弄黎昕,“像猫一样好玩,百玩不腻”这是坡在逗黎猫时得出的结论,但另一边黎昕却是气得炸毛不说,还开始后悔自己怎么会一时大脑短路,决定要出来走走呢?!但心里却有一丝安慰与暖意,可打死他,他也不会说的。

       两人走着走着就来到了商业街,突然一股人流冲散了他们,“黎昕!”这是坡消失在黎昕眼里时他听到的话:怎么,只有在要离开时,才会好好地叫我的名字吗?无奈的苦笑了一下,拉了拉衣领,将双手放到唇边,呼了口气又使劲搓了搓:这圣诞夜怎么又冷起来了呢?这么无意识的想着,继续向前走,突然不习惯左手边的空白与寒冷:“混蛋,别让我再见到你,否则揍你一顿。”说着违心的话,冒着寒风,独自一人。仿佛有一道虚空的墙把他和周遭的繁华热闹隔开了一般,黎昕再次被阴郁所笼罩。

      缩起肩膀,想借此来取暖,却只让更多的寒风涌入衣领,徒劳无用,干脆放松身子任寒风宰割,这就是黎昕的现状:冷死了,他X的,这是哪里啊?我要回去啊!~~,当黎猫同学正在心里专注的发出由衷的呐喊时,突然,一个毛茸茸的触感绕上了他的脖颈:“哇啊!~”不知是第几次炸毛的黎昕同学急忙伸手抓住以阻止它的进一步行动,低头一是条白色的绒毛围巾,同时耳边伴着热气传出一道阴沉的声音:“黎昕~”惊得他再次炸毛,下意识回手一个肘击却被挡下:“你就是这么回报,辛辛苦苦,不辞万里,冒着严寒跑去帮你买围巾的坡学长吗?”回身看到的是一脸懊悔委屈,把头摇的跟拨浪鼓似的坡,只是脖颈上多了一条和自己手里握着的一样的围巾,心里涌上一丝欣喜的同时,嘴里说着酸溜溜的话:“八成是哪里的地摊货吧?”看着黎昕一脸委屈受伤的样子,坡愣了一下,很快回过神来,心里窃笑着并毫不掩饰地“扑哧”一下笑出来:“怎么了,大明星,一副被甩了,失恋的样子?”听到这句话的黎猫同学脸红得比圣诞老人的衣服还红,头上都冒烟了:“你说什么啊!你才失恋了!哦不,你才被甩了!”说着举拳要打坡,却被他拉住了双手,坡温暖的双手握着他冻僵的双手,他觉得自己的双手都要融化在那温暖里了:“好了,不逗你玩了,看你双手这么冷,让我帮你把围巾围好吧。”温柔如水的语调令黎昕暗暗吃了一惊,抬头看向坡的双眼,那双群青色的眼里收起了所有的轻浮与不羁,取而代之的是深沉的温柔与怜爱,黎昕觉得自己被那深渊般的柔情所淹没了,但那一丝难掩的寂寞与渴望并没有逃过他的眼睛,突然感到窒息与恐惧在那幽深的眼神中,于是他逃跑似地低下头,带着迷茫的眼神:“那就快一点啊!”坡笑了笑,眼里的寂寞更深了,但也多了一些不易察觉的光芒在幽暗深处闪烁。轻柔的缠绕,不仅是温暖更是甜蜜。就在这时,一位乘着盛典出来采风的摄影爱好者恰好看到了这一幕,欣喜若狂地提起相机:“看到这边来,两位~”坡,黎两位同学吓了一跳,下意识看向发声处,结果还是作为演员的黎昕反应最快,冲着相机晓得迷死万千少女不偿命啊~而坡则一脸囧样,无一例外的是他们都脸红了,红得很应景。

“给你们,就当是圣诞礼物吧~祝你们幸福~”这是那位摄影爱好者的身影消失在人群中时,最后留下的话。黎昕手里握着相片,看着他消失的地方,回头看了看嘴里嘀咕着:“怪人…”的坡:“那,这就送给你吧,我可不想欠你人情。”看着黎昕那一脸“便宜你了的表情”坡很想揍他,但还是奸笑着收下了“大明星啊~你好像不小心把自己的把柄交给我了哦~”这样想着坡心里还是很欢喜的,因为这说明黎昕是信任他的,所以“我会好好收藏的~”。看着坡那一脸奸笑,黎猫同学很不解也很不安,总觉的自己好像干了什么蠢事,但又不知道是什么。就在黎猫同学很纠结郁闷的时候,一片冰凉落到了他脸上:“下雪了…”他出神地望着飘雪的天空喃喃道。突然,脸上传来柔软的触觉,黎猫再次炸毛,猛地转过头正看见坡一脸满足笑眯眯的样子:“嗯~很甜,很好吃~”于是黎猫立马脸红的像颗番茄:“爱伦坡你这个大变态!!!”那声音绕梁三尺,有余音不绝啊~

白雪笼罩的圣夜,情侣们甜蜜的圣夜,有红衣老人爬烟囱的圣夜…今晚无人入眠,狂欢将直到黎明.

Fin.

番外小剧场:我要回家!!!

黎猫同学揪住坡学长的衣袖,低着头,红着脸,用细如蚊的声音说:“我找不到回家的路了…”一瞬间,坡感到自己血压上升,直冲脑门,赶忙跑到墙边,扶住,边那手捂住鼻子“果然流血了,黎昕你就是想这么杀死我吗?萌杀!这是赤裸裸的挑衅啊~挑衅我的极限啊!!~”化身大灰狼的坡在心里呐喊着,“不过,既然送上门的美食当然不能错过了,别怪我啊黎昕是你自己来挑衅我的极限的~”这么想着坡小笑的一脸腹黑,连鼻血都忘了抹掉就爽快的一转身,一搭肩,一脸救世主的样子对黎昕说:“那我就勉为其难的让你在我家过一个晚上吧~毕竟身为学长不能让学弟露宿街头啊~”而黎昕看到坡那一脸血红就一脸鄙视嫌弃的把他的手拍开:“那我宁可被冻死。”于是坡做苦口婆心状开始劝说,哦不,是诱拐黎猫同学,但黎同学却是顽固不冥,坚定地顶着一张“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不复还”的表情迎着风雪前行…

结果,两人都迷路了,于是乎在小巷里相拥着过了一晚。至于这一晚发生了什么请自己脑补吧~毕竟社会是和谐的。最后,第二天,两人都带着口罩去上学了。

    

First end.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