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不过十度

marvel-all盾、守望先锋-R76。欢迎勾搭,一块玩耍^_^/

【一时兴起,把以前各种奇怪的文搬过来了】贰、新国的贪婪(麟X古利德)

第二章:千年岁月如梭
      斗笠和面纱都已除去,展现在众人眼前是一张典型的东方人的面孔,三千青丝,一缕白缎系之;柳眉下是一双剪水明眸,却不是如兰芳一般黑曜石的黯亮而是淡紫色,一如逝去的贪婪。挺俏的鼻梁下是红润的嘴唇,却浸染了鲜血,淡泊素雅中平添了一丝妩媚妍丽。
     “古利德在里面?叫他出来。”麟看了那女子一眼,眯眯眼霎时睁开了猩红的眸子。
      “找我什么事?”凝重而沉默的开场,心存疑虑。但这疑虑霎时被一巴掌打消了。
      “你这个混蛋!!”
      “啪——!!!”不但是麟,古利德也慒了。但女子没打算停下,揪起被打蒙了的人,姣好的面容上竟绷起了青筋,眼中的愤怒再也按耐不住地喷薄而出,燃烧着淡紫的烈焰。火山喷发的背景下女子吐出忿恨的话语。“为了保护同伴而去死吗?你还是我认识的那个贪婪吗?同伴也想要,性命也想要,这世上的一切都想要。原来你的欲求就只有这么一点器量吗?想要保护同伴的话,就给我好好活下去!相信同伴的力量,交托后背,一起战斗到最后!一起活下去!像这样自顾自的说着什么灵魂的同伴,却抛下同伴一个人走!?算什么事啊!?你这个混蛋!!差点就…赶不上…”一股脑全吼出来,女子说道这已然哽塞,肩头不住的颤抖,垂下的前发遮住了面容。
      古利德受惊吓般的睁大双眼,被吼得有点懵。片刻后,却伸出双手将女子拥入怀中,猩红中流淌着温情与感慨,“是啊,对不起,再也不会抛下你们独自离去了,再也不会忘记了,我最重要的同伴们。以后就让我们一起并肩战斗吧!”
     什么时候拥有了这么多关心自己的人,什么时候心里多了这么多割舍不下的东西,怎么可能忘记?怎么可能放弃?想要拥有!所以我不想死,想要和大家在一起!想要活下去!和大家一起活下去!
      原来人造人也会流泪吗?古利德第一次想要感谢所谓的神。让自己诞生与这世上,拥有这么多灵魂的伙伴。
      “谢谢你救了我!还告诉我这么多,谢谢!”虽然,我也活不久了。在心里默默加上一句。古利德抱紧了怀里的女子,将脸埋在披散的青丝中,徒劳地遮掩流泪的双眼。
     兰芳、赞帕诺等人,围着相拥的两人,在彼此眼中看到了如出一辙的欣慰。
    突然,古利德觉得不对劲,怀中的女子没有任何动静了。拉开距离,留有泪痕的脸,女子已然昏了过去。“医院!医院在哪!?”难得一见,贪婪如此慌乱的表现。
     连脸都没擦,古利德赶忙把女子送到了医院,却因红肿的双眼和未干的泪痕被爱德等人狠狠的嘲笑了一番。
     “是麟那家伙啦!”无力的反驳,涨红着脸跳脚,只差没有长个耳朵尾巴炸毛了。
     麟也不反驳,只是默默地看着一群人打闹。能有这样一天真是太好了,古利德。女子那番话直接说到麟心里去了。如果可以,麟就想狠狠揍古利德一顿,就是心疼自己的身体啊。
    最后,在护士姐姐的拳头下,大伙终于安静下来了。
    古利德守在女子床前,兰芳候在身后,不知何时,梅包扎好了伤口也守在一旁。
    “怎么连你也来了?”古利德不明白,兰芳就罢了,就算同为新国人,梅也无需守在这啊。何况阿尔才回来。
     “我很在意,这个女子身上的气息,有家乡土地的味道,好似东方的龙脉在她身上流淌一般。你也感觉到了吧?”扭头征询兰芳的意见。
     沉默地点了点头,兰芳一直注视着女子的面容。
    麟听闻后确定了心中的疑虑。果然如此吗?看来得好好问一问了。“古利德、你认得这女子吗?”
     沉默了一会,缓缓道:“我不知道,恢复的记忆中没有这女子。虽然她认识我,我却记不起她是谁。”带着一丝痛苦与悔恨,古利德狠狠皱起了眉头。
     这时女子幽幽转醒,睁眼就见齐刷刷三人守在床前,心下已然明了。
     “你没事吧?”古利德关切的问道。立马又引来爱德暧昧的窃笑。回以一记凶狠的眼刀,只是不希望她为救自己受伤罢了。
     古利德伸手想扶起女子,却被挡开,“我没事。”收到眼神示意,他无奈的笑笑,乖乖坐下。强者,总有自己的尊严与坚持。无需言语便可意会。
     看向小梅等人,女子伸出左手,挽起袖子,露出手腕,“我知道你们想问什么,自己感受一下吧,我的脉搏。”小梅和兰芳分别把手搭了上去,女子闲放在身侧的右手也被人抓了过去,细细地把起脉来。“失礼了。”是麟。
     于是,众人眼前就出现了这么一副奇特的画面:左右手都被人牵住的女子一脸呆然,牵住女子手的三个东方人一脸大难临头的表情。围观者们的头上,只有无数的问号在盘旋。
      不久,梅率先松开了手,“虽然难以置信但没有错,你身上流淌着的气息是属于东方龙脉的,而那条龙脉正是新国的命脉。为什么?”兰芳也松开了手,麟却固执地不愿放手,只因难以接受,自己国家的存亡竟掌握在一个萍水相逢的女子手里。
      女子看麟的眉头纠结在一起,不愿放手,心下已了然。“你放心,我死了,龙脉不会断的。”麟一愣,没想到女子回答得这么直白,“抱歉。”松开女子的手腕。在场三个新国人总算放下心了。
     “你的身体状况,究竟是怎么回事呢?”兰芳不住问道。
     “说来话长,总之,我现在就是一条人形态的完整龙脉,有龙泉也有脉流,却离开了大地,是东方龙脉的一部分分裂。因为我吞噬了一部分东方龙脉的龙眼石,然后演化成了现在这个样子。”
      “这怎么可能?!”三人异口同声。
     “这世上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我的存在本身就是最好的证明,不是吗?古利德。”女子望向麟幽幽一笑。
     “那个,抱歉,打扰一下,能给我们科普一下吗?什么是龙脉、龙泉啊?听得云里雾里的。”某豆丁的呆毛立得像天线一样,出于炼金术师的职业病——求知欲。
     “龙脉附着于地,滋养大地的生息,是流动性有着相对衡定的气脉,是炼丹术所利用的流散气的根源。龙眼石是龙脉的原始沉睡状态,激活后会演变成为一条流动的龙脉。龙脉有三个部分:不断喷涌出生命气息的开端,龙泉;引导气息按一定规律流动的脉流;和最后的终点,气息所浸润的大地。你吞噬了一部分龙眼石是怎么回事?”梅很好奇。
     “我也忘记是什么时候的事了,大概两千年前?那时东方的龙脉其实还未完全觉醒也不是现在这个样子,我在龙脉中流离了千年,找到了龙泉所在,却发现龙眼石并未完全被激活,为了能脱离龙脉,我吞食了其中一部分,这行为激活余下的龙眼石转化为龙泉。于是原有的平衡格局被打破,百年硝烟后,才有了今日的新国。”女子几语,淡淡道出千年沧海桑田、物换星移的历史巨变。
      难以置信!这是在场所有人的心声。千年的岁月如梭,这是怎样的经历!
      “古利德,你不记得我才正常,因为我是在龙脉中遇见你的。龙脉中一切皆是混沌与虚无,时间空间都是紊乱的。龙脉的力量纯粹而强大,同样也纯粹得残忍。如同一股强劲的风暴一般,挟着毁天灭地之力,奔腾不息。进入其中的一切都被摧毁分解到最为原始本质的基础存在,生命最初的纯粹。在那里,我被卷入了一个紊乱的时空,从而认识了之前的你。在时空中,我只能旁观,就像幽灵一样,不能干预发生的事,所以,你也无法感知我的存在。是你,让我作出了吞噬龙眼石的决定。忠诚于自己的欲望,我只是想离开那个什么都没有的地方罢了。”
       “为什么你能在龙脉中保持自我呢?如果龙脉真如你说的那么强大的话。”爱德深感疑惑。
       “因为体质和年龄的关系吧,我采药时跌落山谷正好十八岁,按那时的说法是正处于阴阳调和的时期。始现阴阳,合而未分,分而未明,算是个比较暧昧的年纪吧。再加上跌落的山谷下就是龙脉的主流,所以有一段时间,我吃的都是一些龙脉孕育而生的野果草药,因而体质有些改变,变得与龙脉相似。所以,后来无意间掉到龙脉的裂缝中时,排斥现象不剧烈,不仅没有被磨灭反倒融合了。但我失去了一切过往,如同一张白纸,一片空白一般,只能意识到自己的存在是不同于周围的,却不知道自己是谁。于是,我花了千年,在龙脉的时空乱流中恢复了跌落山谷后的记忆和一些常识认知。又花千年找到龙眼石,吞噬同化;后五百年塑身成人,才有今日的我。”
      鸦雀无声,在场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女子身上,除了一个人,他侧身挡在女子前,为她遮去那些过于炙热的目光。“这世上没有什么事是不可能的。刚刚经历了最终之战的你们应该深有体会吧。何必这么惊讶?”耸肩摊手,猖狂的笑容,是古利德。
      “是啊,别这么看人家嘛~人家会不好意思的~”女子娇羞道,众人脸色铁青,心中千万只草泥马奔腾而过,一致吐槽道“活了几千的老妖怪还装嫩!天山童姥!”
      女子经过古利德身边时默默道了声谢。千年的孤独,使得她对人类又渴求又惧怕。
     “嘛,我的事情大概就是如此。接下来…能麻烦你们的老大把没断气的伤员集中一下吗?我来给他们治疗。嗯,先从你们开始吧。”女子走向小梅等人,只见她把手覆在小梅头顶,掌心散发出一阵柔和的光,浑身的伤口快速痊愈了。与小梅仅是止血的治疗不同,她是让伤痛全部恢复健康,与父亲大人治好从暴食肚子里出来的爱德华一样,是根治。
     “好舒服,感觉浑身流动着生命的力量。”小梅一脸陶醉的笼罩在柔光之中。
     “好了,接下来,这位小姑娘,你的肩膀拉伤了吧?”女子微笑地看着兰芳。兰芳只是捂着肩膀,沉默不语。
     “能让我看看吗?”将手覆在兰芳肩头,“咦?这不是盔甲吗?你的手…”看来女子恢复的常识中没有机械义肢这一项,也难怪,毕竟是最近几年才发展起来的科技,由于战乱。
     一瞬的惊异后,在麟愧责的讲述中,的女子很快接受并理解了这个新奇的玩意。抚摸着冰冷的钢铁,拥有者却是个温婉如水的女子,格格不入的违和感,让人不禁心生感叹。
     女子牵着兰芳的义肢,回头看了麟一眼,似是作出了什么决定,“小姑娘,接下来你忍着点,可能会有点疼。”说罢也不顾麟和兰芳的诧异,右手发出七彩光芒,左手牵扯着义肢,想脱衣服一般,义肢拉离后,显露出的是雪白如藕的女子手臂。
      在兰芳隐忍的痛呼声中,手臂从义肢中抽了出来。末了,女子牵起莲白的玉手,单膝跪地,落下一吻,“这是我的荣幸,my lady。”兰芳霎时涨红了脸,抽出手来,护在怀里,低头轻颤着身子沉默。
      麟走了过去,将兰芳拥入怀中安抚,回头看着女子的眼睛,“谢谢!这个恩情我不会忘的,以后有什么需要尽管说,我定会尽力!”女子浅笑,不语。
     “能麻烦您把上校的眼睛治好吗?”是中尉。
     “他的眼睛会有人治好的,只是那人不应是我,请放心吧!他的手我会帮他治好的,倒是这位小姐,你伤得可不轻啊。”
     “请你先帮中尉治疗吧!我的手没事。”
     “上校…”
     “别谦让了,你们一起吧!”女子一手一个,治好了两人。之后,就去治疗其他伤患了。
      一场战役下来,伤得比较严重大多是北方兵,由于罗伊等人手下留情,中央军伤亡不大。女子将所有伤员治疗完后,已是日暮了。
     回到主病房,战役的主角们都聚在这。恢复英姿的冰雪女王向女子行以军礼,“我谨代表布里格斯的诸位,向你道谢,谢谢你治好我的部下!” “还有中央军也麻烦你了!谢谢!”阿姆斯特丹少校紧随着亮出肌肉,表示敬意。
       “没什么,这是他们的勇猛所应得的嘉奖。”苍白的笑容,抬手擦去汗水,看来治疗所有伤患耗费了女子不少力量。
       “你耗费龙脉之力为我们治疗,可你自己要如何恢复呢?龙泉并不是无尽的能源,在脉流的哺育与大地的回馈中,龙脉才能孕育出新的龙眼石并不断循环往复。出入的平衡与调和使龙脉生生不息,恒久长存。人类的采掘开发或战争破坏,只要打破了这个循环的平衡,龙脉就会有干涸或断流的危险,而不复存在。离开了土地的你要如何完成这个循环呢?”作为在场唯一一个炼丹术师,小梅道出了自己的疑虑。
     女子也不回答,走到墙边,扶着墙就地随意坐下,冲慌乱的众人摆了摆手示意无碍。闭眼休息片刻后才缓缓道,“我刚不就哺育生息去了吗?”
     “…难道说…你的脉流是人?!”
     女子睁眼,赞许的看了梅一眼,“没错,我散福庇佑于人们,人们死后再回归于我。这就是我的循环,但这循环的范围,只限于居住在东方龙脉所覆盖的土地上的人们。所以…今天干了不少白活啊!”说罢,女子伸了个懒腰,找了个舒服的姿势,继续闭目养神。
      只可惜,好奇宝宝梅不打算就此放过她,“可是,人生虽不足百年,但也有七八十,近百年一循环…这周期有点长啊。在此期间,龙脉如果没有任何回馈,只是不断的流散,恐怕撑不住吧。况且,你的…”
     “欸—”女子叹了一口气,无奈的睁开双眼,“小妹妹,你真是要把我的所有事都抖出来呀?就不能让我保留点神秘感和隐私空间吗?”略带埋怨的看向梅,小女孩红了脸低下头,不知所措。
       “抱歉,她没有恶意,只是关心你的身体状况,但是问的有些唐突了。我带她道个歉。”见梅被误解受委屈,阿尔赶紧出面解释。
     女子再度摆手,“我知道,只是戏弄一下她罢了。”话虽如此,众人皆知梅问得的确有些过了。
     “正如你所说,我的龙脉并不强大,比起那雄伟的东方龙脉,只能算是他的一个支脉罢了。这样的我,仅依靠人为脉流的回馈量,是无法延续下去的。不仅周期时间长而且回馈的生命气息也很有限。既然如此,为什么还要福泽于人?你一定想这么问吧?”被料中心思,梅诚实地点了点头。
       女子面带苦恼地抓了抓头,“真要说的话…大概是因为曾经同为人类吧。也许同胞意识还残留着作祟,所以才会做这种注定捞不回本的傻事。”尴尬地笑笑,抬头迎上众人的目光,却不禁红了眼眶。那是一个个包容、赞许和感谢的眼神。
     孤独已千年,渴望陪伴与温暖,却已然身为异类。卑微的牺牲与付出,只是希望可以被接纳认可。是否,这般姿态的自我存在也是有价值的,值得继续活下去。在阳光下奔跑欢笑,同样平等地享有付出爱与被爱的权利。
       面对这些赤诚的善意目光,女子早已泪流满面。太好了,能活下来真是太好了,即便是以这样的姿态,即便早已忘记了一切过往。“这样的我也是值得存在下去的。”——每个人,一辈子,或多或少都在寻求着这样的价值肯定与情感理解。
       “给你。”霍克艾中尉将手帕递给她,一个活了数千年的女子,此刻却哭得像个孩子一般。
      “唔…谢…嗯…谢谢…谢谢你们!”女子擦干泪水,然后…“嗤——”十分响亮并且煞风败景地醒了个鼻涕。众人石化,一切感动都是幻觉,随风散去…
     “唔,失礼了。就如梅所说的,人是脉流的方式之一,但并不是主要的。我虽为人形,本质终是龙脉,注定无法离开出生的东方大地而延续下去,因为那里有我的脉流。我离开太久,脉流途径的地方就会荒芜而民不聊生,同样,我也会因收不到大地的回馈而消逝殆尽。此番前来,时间有限。所以,差不多该切入正题了。”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