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rear

marvel-all盾、守望先锋-R76。欢迎勾搭,一块玩耍^_^/

【一时兴起,把以前各种奇怪的文搬过来了】贰、新国的贪婪(麟X古利德)

第三章:请求
      正题?是什么?
       在大家疑惑的目光中,女子缓步走到麟面前,“叫古利德出来。”
       眼神不羁,束成针形,是古利德,“什么事?”
       女子面色凝重,望向古利德的双眼,“相信我吗?愿意把你的性命交给我吗?”
       一瞬的疑惑,沉默片刻后,古利德仰头,爆发出一阵狂笑,“哈哈哈!可以啊!有何不可?!本大爷什么时候怕过!”一如既往气焰嚣张地手插裤兜,桀骜不驯的笑容,望向女子,眼里是全然的信任与托付。
      女子卸下凝重,淡然一笑,“接下来,不管发生什么事,你们都不要插手。”
       “少主…”兰芳赶紧上前一步。
      对护主心切的少女投以安抚的微笑,“放心吧,我不会伤他的。”继而转向古利德,“那么,我就开始了。”
      女子闭眼张开双臂,华光散出七彩虹色,气流围绕着她和古利德旋转并渐快渐强,似在积蓄力量。嘶鸣的风声中,众人绷紧了神经。可惜,另一个当事人却像没事的人一般,笑得无所谓畏惧,放浪不羁。
      猛地,女子睁开双眼,右手如闪电一般插入古利德的体内。先前霍蒙库鲁斯吸收古利德的一幕,霎时回到了人们的脑海里,但没人动,除了一个人——麟。
     女子的动作一下停滞了,因为麟在和她角力,就如同之前,麟从霍蒙库鲁斯手里救回古利德一样,这回还是古利德最先反应了过来,“别插手!麟!”麟被恶狠狠地吼了一句,却还是不放手,“可是…”“我相信她,所以,我希望你相信我的判断。麟,你相信我吗?”
      麟睁眼,看着眼前面目狰狞的灵魂,正愣神就被古利德从手里挣开了去,霎时便被抽离。难得寂静,空无一物的体内唯有麟的呐喊在回荡,“古利德——!!”却无人再会回应他。
     女子低头看着手中,只有原来十分之一大小的贤者之石,又看看跌坐在地上,惊恐地睁着双眼发愣的麟,疑惑的偏了偏头,“为什么?他这是在救你啊。”
     麟回过神来,猛地跳起,一把揪住女子的衣领,瞪视着她,怒吼道:“古利德!古利德在哪?”兰芳和在场的众人都愣住了,从未见过麟如此失控。
     “在这里哦。”女子用力握了一下手心,再张开,一片七彩华光中,贤者之石现出一个红色的灵魂,熟悉的面容,一如既往轻佻的语气,“臭小鬼,慌什么?本大爷不就是脱离了你的身体吗?贤者之石在兰房手里,我已经告诉过你了吧?还是你已经未老先衰健忘了?”
       麟剎时像写了气的皮球一般,恹了下去,松了手,却沉默不语。
      “少主,没事吧?”兰芳关切地上前询问,古利德能脱离少主的身体,她是很高兴的。毕竟,少主终于可以自由地支配自己的身体了,即便少了最强之盾的保护,还有自己护在少主身边,可少主这反应…让兰房心生忧虑。
      “我没事,只是没从之前的状况缓过来罢了。”低头手抚额,不一会再抬头,以前那个笑眯眯的麟又回来了,“抱歉,失态了。但,你这是要做什么呢?”
      “第一、你是新国的皇子吧,人造人是无法繁育后代的,若要称帝,就必须分离。第二、古利德已经活不久了,如果不分离,连带着你也会死的。这事他在来医院前就拜托我了。”
       “什么?!我怎么不知道?那家伙擅自做什么决定啊!?他不是人造人吗?长生不老,贤者之石还在,他为什么会死?”麟这时才反应过来到医院后,身体几乎都是自己在掌控。
       女子又握了一下手,光华掩去,灵魂隐匿,再张开,静静地躺在女子手心的是一片指甲大小的贤者之石。
     众人倒吸了一口凉气,这时才反应过来,当时那一刀是多么千钧一发的危急。麟盯着女子手里脆弱的贤者之石,难以置信。
       沉默在漫延,窒息而压抑。怎么办?救他吗?一个人造人,要怎么救?古拉多尼在被普莱德吞噬前曾说过父亲大人可以救治他们,只怕靠的是人命吧?那么,要见死不救吗?一个为了保护人类而身受重伤的人造人?如何是好?进退前后都有道义的门槛。
     沉吟再三,麟终是握紧双拳 ,艰难地开口,声线嘶哑,“你…能救他吗?”
     “可是,她刚刚已经消耗了那么多能量,再救古利德的话,龙脉会消失的!况且,新国受其福泽的百姓…”梅立马反对。
    女子面无表情地抬手,阻止梅继续往下说, “无妨,我只是条小龙脉罢了,消失了也不会有太大的影响。只是我为什么要这么做?我已经救过他一次了,前恩尽了,这般又是为何?”
      麟目不转睛地看着女子的双眼,女子也不避讳,两人在眼神的交流中无声的对峙、意志的交锋。
     麟在赌,女子既愿为无关的人消耗力量,又怎会对自己的恩人见死不救?可是女子却无动于衷, “那么,我事已了,先走一步了。”
    “等等!”女子回身,麟一脸坚毅,在众人惊讶的注视中,麟缓缓跪了下去,双膝着地,额头贴地,谦卑而躬伏,“我以新国第十二皇子的身份求你了,求你救救他,我需要古利德的力量。”
      众人都被眼前的一幕震憾了,兰芳最先冲了上去,想扶起麟,“少主!”但麟仍旧屹然不动。
    女子也没料到事态会演变成这样,大睁着眼睛,仿佛第一次认识这个男人,被他的气势逼得连退几步,才停住,但很快眼中的锋芒重新凝聚,“你…明白你这是在做什么吗?这可不是低头了事!你这是…!”
     “男儿膝下有黄金,这是我们新国流传的一句话。我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只是坦诚地面对自己的欲求罢了,别无其他。”
     女子凝视着麟的后脑勺,缓步向前。兰芳立刻拔出苦无戒备,“新的王,天之帝…麟,你是要称王的男人,何苦呢?”麟不语亦不动。
    女子走到跟前,叹了口气,松懈了眉眼的棱角,一屁股盘腿坐在麟面前,“放过我吧,你这不是变相的威胁吗?”
     麟连头也不抬,“喂喂,别跟我说什么'你不答应,我就不起来'这种话…”
     沉默、不动。
     鲁迅先生有句话说的好,'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灭亡。'于是,女子暴走了—猛力揪起麟的小辫子,“痛痛痛—”迫使麟抬起了头,“所以说,我答应了啦!你这个木鱼脑袋!这里还有空置的屋子吗?”松开手,回头询问奥丽薇,“有的,三楼左边还有一间。”
     拍拍衣服起身,“走了,白痴王子。”麟赶紧跟上,发红的额头,可见刚刚有多用力,“谢谢你!”“这话等古利德回来了再说吧。”
     兰芳也要跟去,女子拦下了她,“小姑娘,你就留在这吧,我和麟过去就好。”闻言兰芳担忧地看向麟,“放心吧,没事的。”
     兰芳不甘地留下,与其他人一同目送两人离开的背影。
第四章:重逢与邂逅
      女子一进门就撂下一句,“既然这里没有外人了,我就打开天窗说亮话了。”麟立马绷紧了神经,唯恐有变。
    女子低头,托着下巴思索, “放心吧,答应了的事,我是一定会做到的。只是…这事我还真不能保证。顺利的话,我和古利德都能活下去,若有意外也可能两人皆魂灭身殒。但今唯有一搏了,古利德已经撑不了多久了。扬起头,目光如炬,“麟,你会帮我吗?”伸出手摊开,贤者之石静静的躺在手心,“我知道了。”麟接过。
     女子立于中心,双眼轻阖,脚下的华光形成一个圆形散开,清风徐转,身形出现变化,银白从发根开始蔓延,朝如青丝,暮成雪;圆润的耳廓变尖,如同西方的精灵一般;头上发间则长出了一对幼嫩的雪白戎角;衣着也出现变化,敞开的衣襟中胸口出现了一个莹白的纹章;眉心一缕流云纹若隐若现。朱唇轻启,一颗氤氲着生命灵气的珠子漂浮而出,悬于女子手心。
     “醒来吧,古利德。”麟手心的贤者之石发出红光,灵魂显现,“这是什么状况?你怎么变成这样了?干嘛?”
     “还算数吗?之前交付性命的承诺。”
   虽不明就里,古利德还是老实回答,“当然了,不说谎是我的原则。”
    理所当然的回答,古利德却是看不见,背后麟头上的青筋一跳一跳的。女子将一切收入眼底,微微一笑,如春风拂面,“那么,到灵珠里来。这是我塑身成形五百年以来所积聚的龙脉回馈,本欲炼成龙眼石。但…”看了麟一眼,麟摇头,欲言又止,话锋偏转,“反正仅仅五百年,连龙眼石的前体也不算,更别说半成品。所以,给你救活也不亏。”
     古利德盯着女子看了半晌,女子始终笑得满面春风,看不出端疑猫腻,古利德放弃了,“我知道了。”
     灵魂融入灵珠,红光消散,贤者之石也消失了,麟的眉毛却揪在了一起,女子了然,“放心吧,这只是五百年的份,而且我可以控制灵珠的力量,不会伤到他的。”被看透了心思,麟挠挠头,笑了笑。
      “不过,五百年的份,只要他不乱来,让普通人活个一千多年还是没问题的。”谈话间,灵珠已经变成了淡红色,玲珑剔透,少了一份邪孽,多了一分清柔。麟伸手接过,“那么,本源问题就解决了,接下来是身体。”
      “不能让他回到我体内吗?”
     “不行,灵珠的力量再少,归根结底终是龙脉之力,人类身体的容器是无法承受的。接下来可就真是铤而走险了。”敛去笑意,沉淀气息,麟也睁开了眼。
     女子把一刀一剑交给麟,“这刀剑是我从东方龙脉中抽形打造而成,本质亦是龙脉之力,也许能拖延片刻,让我撑到事了再消散,否则古利德就永远是块石头了。”
     “你…会死吗?”
     女子率性一笑,“谁知道呢?以前又没干过这事,最后见分晓吧。那么开始了。”
     女子悬空,右手抬起,猛地从胸口的纹章插入体内,手臂青筋暴起,脸色渐白,冒出汗水,一寸寸向外抽离。
     “呃啊—”低吟一声,完全抽出,是一块透明无色的菱形晶石,同时女子的身形开始破散,“麟—!!”将晶石抛给麟,“噢—!!”麟则将出鞘的刀剑抛给女子。在空中迅速的交错,此时半刻的迟疑或任何细微的失误都将致命。
     几乎是在同时,麟安全地接住了晶石,女子一手刀一手剑,反手插入胸口纹章所在的位置。破散的身形重新凝聚,取而代之,刀剑渐渐消逝了锋芒,胸口的纹章重新显现。
      两人都跌坐在地,喘息着,“这样一来,我还能撑一段时间,事不宜迟,把冰魄水晶和融合后的灵珠给我。”女子勉力起身,接过麟递来的物品。
     脚下一踏,一个与女子胸口一样的纹章显现于地,“这是雪华纹,灵珠与冰魄结合的媒介亦是龙脉之力化形的媒介。因此,代我消散的藏刀名为月华,长剑是白雪。”
     麟低头,只见一轮银月如勾,首尾相连成一个圆,圆中是一片六棱雪花镶嵌其中,圆外两侧展开了一对镂空的雪白羽翼,造型倒是和人造人的衔尾蛇标记有点雷同,但全是白色调,不但没有邪魅之惑,还有一股圣洁之感。
     女子将灵珠和冰魄放在纹章的中心,跪坐于地,“麟,不介意古利德长得和你一样吧,借我点你的遗传信息,一滴血或一根头发都行。”麟咬破手指将血滴在冰魄上。
     双手平台悬于上,掌心散出的华光笼罩了整个雪华纹,力量一点点流入其中,女子额头不断冒出汗水,“我花五百年聚形,说白了就是花五百年的时间炼成了冰魄水晶,它是聚形的关键核心。有了他,只需要将灵珠融入其中,再以鲜血为引,注入龙脉之力,便可塑形成人。”话毕,光散。
      一名男子平躺于地,风神俊朗,温润如玉。双眼闭起,睫毛纤长投下蝶翼般的阴翳;长发半束半披,以一条白绳系起;菱形的唇呈现出一种荡漾的水色,柔软细腻而风情万种;修长的手指交握,安放于身前。身着和女子同一时代的装束,轻纱罗缎层叠交错包裹着男子,白绸腰带勾勒出颀长的腰身,除了腰间佩戴着一龙头环形玉玦,没有多余的装饰,全身素白,流露出一股自然洒脱、清秀空疏之感。
     麟直欲自戳双眼,下巴都快掉到地上了,心里千万只草泥马呼啸而过,唯留下一句话—这谁啊!!!
   看着麟脸色像霓虹灯一般变幻,女子无奈, “抱歉,我就只塑过女儿身,再加上我的龙脉之力本质清洌,所以…”尴尬的笑笑。
    麟一脸认命的盘腿坐下,头上乌云密布,雷雨交加,嘴里不住念叨着,“居然比我帅,不是说长得和我一样吗?”之类云云的话。心有不平,麟报复一般的,抓住古利德的双肩,开始疯狂的前后摇晃,“起来了,古利德,太阳都下山了。”
      皱着眉头,古利德悠悠转醒,还是那嚣张的红眸,立马甩开麟的手,“死小鬼,干什么呢?!”恍惚中,反应过来,“唉?!麟,你怎么…咦?我这是…?”目光不断在麟的脸和自己身上来回穿梭,口不择言。最终落在了左手手背上,猩红的衔尾蛇纹身已经不见,取而代之的是银白的雪华纹。
      古利德凝目看向笑而不语的女子,麟这才发觉一直静坐一旁的女子,身形已经半透明,日暮的昏黄在她身上扩散。“因为本源的力量已经改变了,所以纹身也随之改变。现在你的核心是灵珠和冰魄的结合体—龙髓。但你并不是龙脉也不是人造人,只能算是生命力和恢复力顽强、长生不老的普通人罢了。没了硬化的能力,你少乱来的话,活个…”
      “我不是说这个!!”粗暴地打断女子的叙述,古利德双手纠缠着衣摆,额眉紧皱,“这和我们说好的不一样…”像个受委屈的小孩一般,低下头,仿佛下一秒就会哭出来。
     女子伸出双手,捧起他的脸,虽然古利德完全感受不到女子的触碰,“你不是答应我了吗?愿意把你的性命交给我,而且不说谎是你的原则。”“可是…我所约定的是…”竖起手指,挡在古利德唇前,“我知道,你只是想要回到达布里斯,然后安然的逝去。”额头相抵,女子闭着眼温柔浅笑,“但是,这里还有爱你的人,不管是逝去的同伴还是现下陪伴在你身边的人,他们都希望你活下去。所以,背负起逝者的遗愿,和大家一起并肩前行,幸福的活下去。”“那你呢?你怎么办?”拉开距离,凝视着那担忧的眼,“放心吧,我只是回归本源罢了。想见我的话,就去东方吧。那么,再见了,古利德、姚麟。双生子们,为了明天,笑一个吧!”
      夕阳透过女子灿烂的笑容,洒在双生子身上,是滚着金边的赤嫣晚霞。
      那人将一切收入眼底后,便乘风而去。
     “今天的夕阳可真是耀眼啊。”
     “啊,太耀眼了。”
     两人泪流满面。


评论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