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不过十度

marvel-all盾、守望先锋-R76。欢迎勾搭,一块玩耍^_^/

【一时兴起,把以前各种奇怪的文搬过来了】贰、新国的贪婪(麟X古利德)

前面把三四章发一起了。。。强迫症。。。

第五章:各自的旅途
     笑一个吧!为了明天。
     女子消散后,只余沉默漫延。
      “回去吧,回到大家那里去。”麟率先开口。
     抹了把脸,古利德默默起身,走在前头。麟挠挠头跟上,明显感觉到古利德在闹别扭。
     两人相对无言,来时的路此刻显得格外的漫长,麟苦恼着该怎么打破这寂静,古利德却开口了,“是你让她救我的吗?”平静的问话,毫无起伏,麟心里一惊,思绪翻飞,'这是什么状况?责问?求死?还是?'就在麟纠结着是否该坦白从宽老实交代时,古利德说话了,“如果是的话,谢谢你!”
     麟猛地停下脚步,' 咦?什么?我没听错吧?他刚刚说谢谢了?'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身体的反应却快过脑子,几步大跨向前,扳过他的肩,一脸气愤的懊恼却带点薄红,双眼瞪着麟的脸,却狠不起来,反倒更像是…撒娇?!麟被出现在自己脑海里的这个词,吓得蹬蹬退了两步,“古、古利德…你…”
      看着麟那废材样,古利德无力地叹了口气。深呼吸了一下,调整好心情后缓缓开口,“很简单,我不想死。因为我是贪婪啊!金钱也想要,女人也想要,名誉和地位,这世上的一切我都想要!”张狂的气息、欲望燃烧的猩红瞳孔,一如既往,“但是,你真正想要的应该是志同道合的伙伴吧?”麟反问,“是的,伙伴、金钱、女人…这些我都想要又不冲突,不行吗?”一脸理所当然、势在必得,麟默默挂上三条黑线,你就不能有点节操吗?!古利德同学,且碎且珍惜啊!“但是…”话风急转、语渐沉吟,“我本以为自己能心甘情愿地为了同伴牺牲,因为我不会对自己的东西弃而不顾,可当我死活一次后,我才明白,我的强欲不止于此。我不想死,我也不想同伴死,我希望伙伴们都能活下去!我想和大家一起活下去!活下去,才能拥有一切。拥有把一切都抓在手里的力量!”刀锋般的眼看向麟,“就像你所说的那样,为了守护、为了掠夺、为了一切的一切,我需要力量!所以,多谢了!本大爷又活过来了!这一次,我一定要把一切都牢牢抓在手里,再活五百年!”双手握拳,狂傲不羁地仰天长笑, 一曲向天再借五百年应景地响起。
     面对古利德斗志燃烧的火焰山背景,麟只是在冷风中默默变成小透明,感叹着节操尽碎、世风日下云云…
     等古利德笑够了,麟才凉飕飕地飘来一句,“我和她算是白救你了。”“你说什么?给我站住!”追着不知何时跑到前头去的麟,两人打闹着并肩前行。
     有景如此,我复何求。
     两人拌着嘴走进主病房时,大家都傻了眼,左看看右看看,“麟…两个?”某豆丁竖直了天线,“古利德啦!”曾经重复了无数次的话,如今听来却满是欣喜。
     如同一颗小石子,引起层层水纹般的多米诺效应。哄的一声,众人哗然,交头接耳,当事人却浑然室外,一脸脱线。
        不一会,麟被梅叫去问事了,兰芳也在一起。而古利德正被强势围观,目光胶着的感觉让他浑身起疙瘩,别扭的不行,“喂喂!你们那是什么眼神啊?我可不是…动物园里的…你们不要扑上来啊!混蛋!”
     爱德和两位想恢复身体的合成兽大叔,眼冒金光,只差没拿上手术刀了,一举推倒古利德,就开始上下其手。
     “天啊!是人类的皮肤!还有脉搏耶!”“血管也看得见,居然有心脏跳动!?怎么做到的?她造了一个人类!”“与人类为基础的人造人不同,她直接凭空造了一个人类!”
     有人打了先锋头阵,围观的人们在好奇心的驱使下也开始动手动脚了。阿姆斯特丹兄妹、马斯坦小队、泉夫妇…古利德像稀世珍奇般被传阅…不,也许说蹂躏更合适。
     “海因科尔救我!”好不容易从人群中找到个空隙挤出来,抓住古利德求救的手,“噢噢噢!真的是人类啊!你看这毛细血管!还有人类的体温!”一旁猩猩兄则揉着古利德的脑袋,感叹着手感不错。“你们这两家伙!我是你们的boss啊!”充耳不闻,下手更加变本加厉。“啊!不要!好痒!哈哈…混蛋!”
      正所谓,双拳难敌四手。事实再一次告诉我们群众的力量是强大的!即便是贪婪大人,也要被摁在地上任人宰割。人群中传来一声虚弱的呻吟,“麟…救我…”
     除了新国三人和刚刚回来的阿尔,病房内所有人都去凑热闹了。还除了大佐是趁乱去吃中尉豆腐的。
     “啪啪—”麟拍手引起大家注意,“我来解释一下发生了什么吧!所以…你们可以放开古利德吗?”明明是微笑的脸,但眉眼弯曲的弧度却透露着一股寒意与锋利。众人立马如潮水散去,只留下某人可怜兮兮的趴在地上。
     麟上前扶起古利德,一阵混乱后,衣衫凌乱,肩头半露;发绳也散了,不知所踪;气息轻喘,脸颊微红,因为笑多了。麟绝对不会说这样的古利德感觉好色情!
      颤颤巍巍的伸出手,古利德明显还没缓过来,一抬眼就看到麟那笑眯眯的脸,顿时不悦感就涌了上来,低声恐吓,“不准笑!死小鬼!”可惜在麟眼里看来实在是…迷离含泪的红眸、红晕扩散的脸、散乱的衣发…更像是在撒娇、傲娇的古利德!于是,某人极不客气地在针落可闻的静谧中,“噗—哈哈哈—”终是没憋住笑了出了,肩头抖动,笑得一发不可收拾。
      古利德的脸唰一下就青了,十字路口呈几何倍数增长,手骨喀喀作响,“臭小鬼!看来你最近皮痒了啊?!”
      一阵尘土飞扬之后,古利德被麟反拧右手压制在地上,上面的人一脸苦恼,下面的人挣扎不停。麟俯下身说了什么,挣动就停止了。笑了笑,起身松开钳制,却没想到重获自由的人一跃而起,冲着自己的脸就是一记直拳,被打了个正着。
     “嗷—!好痛!”松开捂着脸的手,麟左脸变成熊猫眼,“哼,这和你很搭啊!新国的皇子!”扭了扭手腕,古利德一脸神清气爽地踱步到里面的房间去了,“兰芳,拿套衣服给古利德。”小姑娘这才从刚刚的突变缓过来,“少主!…”“没事的。”扭过头,咧嘴一笑,却没料到搭配上熊猫眼的喜感,于是“噗—”兰芳抖着双肩跟进去了。
      在众人辛苦地克制爆笑中,麟叙述完了事情经过。古利德也换上一身新国服饰,和兰芳一起出来了。一身宝蓝色无袖的长衫马褂,金缕白沿的立领;三个云白的斜排盘扣收拢了一片春色;白绸腰封勾勒出颀长的曲线。下身是新国典型的白色宽松长裤和黑色浅缘布鞋。如此打扮,和穿着原来西方服饰的麟相比,反倒古利德更像东方人,除开那双红色的眼睛不看的话。
      “那么,接下来,你们打算怎么办?”爱德来回看着双生子。
     “我们打算尽早回去,为阿福下葬。得到了贤者之石,下一届的帝王就属于姚家了,不过…”揉了揉哭红眼了的梅的脑袋,“我已经答应梅和兰芳了,姚家坐上帝王后会保护好所有宗族的。我不会让战争和流血发生姚家的土地上。新国的人,一定会誓守盟约。所以同样的,古利德,我答应你的那个诺言始终算数。”微笑的眼望向相似的面容。
      狂傲的猩红回以戏虐,“是吗?就不怕这相同的面容引起混乱吗?”麟沉下了眉眼,“而且,我可没打算做你的跟班。好不容易拜托了你这个臭小鬼,我要自己一个人潇洒过活。”



评论(2)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