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不过十度

marvel-all盾、守望先锋-R76。欢迎勾搭,一块玩耍^_^/

【一时兴起,把以前各种奇怪的文搬过来了】叁、虫师 化银-归途

第一次以第一人称、第一视角写文。(⊙v⊙)嗯....不知道是不是最后一次....

归途--化银

 

第一章:故地重游

 

       我只是一个小村庄的医生,没有家室,父母去世后不久因旱灾离开家乡,颠沛流离地做了一阵游医郎中后,在这个小村庄定居了下来。村庄真的很小,并非没有途经过更辽阔富饶的土地,之所以在这,原因很简单也很莫名—归属感,小小的村庄隐藏在苍翠葱郁的重山深谷中,悠然致远而又充满生机。数年光阴的坎坷不羁,就一辈子而言也许不长,但故乡的姿态却早已在生存的挣扎中,遗失了、忘记了。

 

        曾在经济宽裕时回去找过,却再也找不到一点故土曾经的影子,岁月和自然的双重力量是如此的强大。在齐腰的的灌木丛与杂草中隐约可见生活起居所必需的水井和房屋的残垣断壁。水井充盈着波澜,房屋却无法遮蔽风雨。难以置信,这里曾饱受干旱的摧残,沧海桑田也不过如此吧。一句不知哪来的诗句,突然从脑海里冒了出来“最是人间留不住,朱颜辞镜花辞树。”恐怕以后,我也是个不知从哪来的人了,不过还好,我还有归处。

 

       舒服地躺在草地上,还是废了一番劲才压平的。本是闭目养神却无意间睡过去了,再睁开眼已是黄昏日暮,落晖给晚霞镶上滚金的边。意犹未尽地起身拍拍皱褶,“回去吧!回家!”

 

       拨开草丛才走没几步,小圆镜片中好似出现了一个人影,嗯?怎么回事?躺在地上一动也不动。赶紧跑了几步,出了田野,果然小路旁趴着个人,一头白发,看他身旁树枝倒伏的方向判断,是从山上下来的。蹲下身,确认全身没有骨折后,扶着肩把人翻过来,靠在自己身上,医生的天性使然。有点诧异,满头白发居然是个青年,不过很快平复了心情,毕竟疾病和白发孽缘不浅,作为医生自然是晓得的。“喂喂!你还好吧?身上有哪里不舒服吗?”男子紧皱着眉,冷汗爬上额头,勉力睁眼,碧绿的眼眸扫过,我又惊艳了一下。“…额…蛇…左脚…”立马将人平躺,卷起左脚裤管就见两个小孔往外冒着黑红的血。已经紧急处理过了,伤口上部被扎起,咬伤处用刀切开放过血了,还晕成这样看来情况有点严重,凭着以往在这生活的记忆,大致筛选了一下附近能碰到的毒蛇,回身检查毒发症状,很快就确定了犯人,打开随身携带的医药箱,“你这家伙今天运气不错,幸亏碰上了我,正好有这毒蛇的解药,否则你赶不到下一个村庄就会毒发身亡了。”鼓捣着药材,半天没听到回应,扭头一看,青年又昏死过去了,看来能撑到下山倒在路旁就已经是极限了,得快点。真是的!大夏天没事上山干嘛啊?!

 

       捣好药,铺在纱布上放在一边,用备好的清水洗净伤口,俯身用嘴吸出残余的毒液,将药敷上,扎紧固定。做完这些,太阳已经落下了地平线。白发青年的脸色也缓和了不少,但就是没有转醒的迹象。没法,作为医生总不好将病人丢在路边吧!收拾好医药箱跨在肩上,提起先前从青年背上卸下的木箱背起,最后,扛着一条手臂,扶着腰,把人从地上拉起,只能拖着走了,还挺沉的。看着青年的白发,我自认倒霉,出门没看黄历,今日不宜返乡,捡了个大包袱,不过,心情好就不和你计较了,先到前面的村子暂住一段吧,星月稀疏,夜色渐浓,要快点了。

 


评论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