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不过十度

marvel-all盾、守望先锋-R76。欢迎勾搭,一块玩耍^_^/

【一时兴起,把以前各种奇怪的文搬过来了】叁、虫师 化银-归途

个人比较心水最后一段。

第五章:我回来了
一阵奔波后,终于回到了医馆。
我推开门,草药味扑面而来,熟悉且亲切,是归属的感觉。

“我回来了!来,你也快说!说'我回来了'。”

扯了扯身后的人,一阵疾跑让他的面颊红润拉起来,笼在围巾里,呵出热气,“哈?为什么啊?”
“有什么为什么,回家了,难道不应该说我回来了吗?好了啦!赶快说吧!”
他沉吟了一会才缓缓道,“…我回来了。”
“好勒,把东西放到厨房去,快去换身干衣服吧!”
一阵忙乱后,等我换完衣服回到厢房卧室,他已经铺好两人份的床位,靠坐在走廊门边默默地吞云吐雾了,“喂!病人可不能碰烟草!”说着就去抢他嘴里的烟,“唉!你等一下,这个不是…啧!你先听我说啊!”努力压制这他的挣扎,“我不管,病人抽烟就是不对的,给我!”
一番手忙脚乱后,他被我摁倒在身下,烟在我手中静静的燃烧,“你闻闻。”凑近一闻,心底咦了一声,这不是烟草的味道,“这是什么?”面对我的一脸好奇,身下的人显得十分无奈,“说过了吧,我是虫师,但我的体质较特殊会吸引虫,这烟也是一种虫,会驱赶同类。借它之力我才能在一个地方短暂逗留。”
“噢~真神奇!可以给我一点不?”
斩钉绝铁的回答,“不行!”
“唉~为什么?就给我一点点嘛!”装出一副受伤的可怜模样。
还是强硬地摇了头,“不行!从我身上起来,还有把烟还我!”说罢就挣扎起来。
我从善如流的起身,却没有把烟还他,而是叼在嘴里,吸了一口,再缓缓吐出,没有进入体内。“味道不怎么样嘛。”他静静地坐在地上也没有起身来抢的意思。我一个人倒显得无趣了。走到月下,指尖的烟默默燃烧,给一轮清月笼罩上了一层飘渺。沉默在各自的心上蔓延。都在酝酿,都在等待,有什么要脱口而出。
本来仅是单纯的病患关系,近三个月的照料与旅途,却因为我的任性和好奇,渐渐拉近了距离,到了那暧昧的边缘地带,一旦跨过那条线就是截然不同的性质了,万劫不复或是破冰重生,对未来无限可能性的恐惧与忧虑,笼罩在他的心上,我能感觉到。从那句“我回来了”开始,有什么在空气中悄悄地蕴酿,静静地发酵,开始变得不同了。我所能做的唯有等待,等待仲夏月夜的审判,因为我不知道我是否有挽留的资格。
看他倚立在门边,清冷的月色浸染着他,静谧又孤远。终于在窒息的沉默压碎我的心脏之前,他缓缓开口了,说起的却不是我的罪过而是他的过去。

“我不记得自己原来的名字了,我只记得一阵失重与疼痛感后,是她收留了我,给我地方住,给我饭吃,还给我了家庭的温暖。”说着他脸上浮现出一丝幸福的笑意,却被痛苦的阴影笼罩着,“我很感谢她,一直想为她做些什么,于是继承了她的职业,学习知识成为一名虫师。但…意外却发生了,也许并不是意外,是我的错…”说着他痛苦的把脸埋到手心里去,整个人缩成一团,微微颤抖着。我心疼着他,上前一步却又生生止住,退了回来,不敢上前拥抱。我要以怎样的名义去拥抱他呢?我又有什么立场去做这件事呢?不过只是医患关系,若他不愿,我一厢情愿的关怀只会成为他的累赘罢了。从未如此痛恨自己这尴尬无力的位置。
静默了一会,他又继续,“…那个意外,是一种名叫银古的虫,她没能治愈这种虫所带来病症。因为我的误入,她为了救我牺牲了自己,我则失去了右眼。自她离去后,我开始作为孤身漂泊,吸引虫的体质使我无法在土地上扎根。直到遇到一位虫师,传与我手艺和材料后,我才能一路继承着她虫师的衣钵,直到这一路遇上了你。”说罢,他在一片漆黑中滢荧发亮的碧绿眼眸就望了过来,看得我一阵心悸,心跳都漏了一拍。
捻了烟,走到他面前正襟危坐,手揪着布料,有点焦虑不安,“你是虫师,你的体质注定你只能漂泊。”恶意的停顿了一下,他也只是静静的冷冷的默默听着,他依然接受了注定的寂寞。看着他的银发在月下泛着清冷的银华,心里有些失落和无奈,“…但是,我能不能…不,这个医馆…这里能不能成为你的归宿。在你漂泊的时候,这里有一个人会一直等着你回来。我无法挽留你,但我和这个小医馆,能否成为你的家呢?哪怕是一个停留的驿站,可以吗?”我近乎卑微,连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也许只因为他是银古,而不是别人,看到他的眼,看到他的发,我就忍不住挽留。他身上萦绕着一种清浅的寂寞和淡淡的温柔,让我沉迷。
他投来疑惑的眼神,“为什么?我只会带来遭厄。”尴尬地挠挠后脑勺,“嘛,该怎么说呢?大概是喜欢吧。”抬起头,直视这他碧绿的眼,“银古,我想我有点喜欢上你了,怎么办?”果不然,抽烟的动作一下僵硬了,眼神开始游移,清浅的月光下,薄红蔓延,整个人都呆呆的愣住在那不知如何回应,害羞的样子好可爱!不忍再捉弄他,缓缓起身,走到他身边,“开玩笑的啦。”伸手将全身僵硬的人揽入怀中,下巴轻搭在他的肩窝,“那么你的回答呢?可以吗?这里的风月还有我的手艺,是否能让你的脚步暂时停留,成为你流浪时的归途呢?”怀里的身体逐渐放松柔和,吞云吐雾的缭绕中,传来一句淡淡的话,“那就要看你的表现了。”心里一喜,立马抬眼看去,只见殷红的耳尖做着徒劳的掩饰,不禁笑出了声,喃呢了一句可爱,“说什么呢?!”,立马被吼了呢,哎呀,生气的样子也好可爱,怎么办?我要幸福死了,完全毒入骨髓了。这样不行,你要镇定!化野!内心经过一番波澜壮阔后,望着眼前的人,浅笑着,“没什么,只是今夜月色太美。你说呢?”投来的绿眸带着怀疑,嘴上却附和着,“毕竟是仲夏夜,时令适逢。”拥紧怀里的人,“是啊。真希望每个晚上都能如此。”感觉到他将身体倾靠过来的重量,幸福满溢,“嗯。”还是一如既往清浅的回答。
仲夏夜,银辉清冷的月色下,两个身影紧紧依偎在一起。有你在身边,每个夜晚都是如此幸福而美好。

 哪怕我曾经颠沛流离,归无所依;哪怕我依旧天地苍茫,孑然一身;哪怕我还将不断离去,去向远方…但从今往后,不论我身在何处,我都知道并将一直铭记于心——在这个辽阔无垠的世界中,始终有这样一个村庄,村庄里有一个小医馆,医馆里有个等我回家的人,这就足够了。只要你还在等着我回来,那么无论山穷水尽、无论风雨晴空,无论去向何处,都是归途。

评论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