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不过十度

marvel-all盾、守望先锋-R76。欢迎勾搭,一块玩耍^_^/

4、医者不医至亲之人(中)

抱歉,原图发晚了。顺便把文发上来。

卫宫切嗣是继奥尔黛西亚之后,接受言峰治愈魔法最多的人,当然更多的是补魔。

一开始半强迫的挂着补魔续命为旗号的脱轨行为,不知何时变成了日常生活的一部分,又在习惯养成中,如春风细雨润物无声一般,沁入骨髓心肺。等言峰回过头来看时,照顾切嗣已经成为了他日常生活的一部分,就好像每周日的弥撒礼拜、每天清晨的八卦拳一般,是他生活呼吸的一部分。

言峰是在德国遇到切嗣的。父亲逝去后,言峰接手了冬木教会和监督者的身份,去找阿哈翁商量一些四战圣杯的收尾事宜。

那日,言峰处理完事务,准备登上回日本的飞机时,在大厅里看到了刚下飞机的切嗣。东洋人矮小的身材和头上不断抖动的猫耳,很容易在国外被识别。倒是本就高大的神父迅速地融入了人群背景中未被察觉。

【他来这做什么?】

【在人类最愚蠢的行为下,掩藏着他们最大的秘密和最深刻的人性。】

胸口的黑泥叫喧着,跟上去。经英雄王点悟开化后的言峰,坦诚地遵循着内心的指引,如幽灵般尾随着卫宫切嗣。

结果切嗣自然是无功而返,更糟糕的是他没有察觉神父跟了他一路,或者说是神父并不想让切嗣发现自己。

愉悦的神父知晓了退役杀手理想破灭后的最后一丝愚蠢而悲戚的坚守。

【卫宫切嗣果然还是卫宫切嗣,不论身躯如何残破,愚蠢的程度都丝毫不减。】

重新对这个跌下了巅峰状态,已然无法与自己相抗衡的家居无用男燃起了一点点兴趣。

挑选了一个养子上学的时段,神父拜访了卫宫宅。当然,按了门铃,走的正门。

【既然如今的卫宫切嗣已经无法给自己提供意志交锋、血肉相搏的乐趣,那么自然要换一种打交道的方式。】

对愉悦浸淫不久的神父,却已是有所领悟心得,明白怎样做才能给自己带来最大的满足。名师出高徒不是吗?

毫无防备的切嗣被逮个正着,在一番猫追鼠躲的嬉戏打闹后(言锋语),三把黑键贯穿了切嗣的左肩、右手和腰带把他钉在了墙上。

薄薄的胸脯起伏着喘息,卫宫切嗣隐忍着戒备。

“我见到阿哈翁和你的小人造人了。在知晓了四战的结局后,冬雪公主的红瞳可真是如水晶般冷艳啊。含着泪却始终不肯落下,抬着高傲的头颅盯视我,却只字未提起自己的父亲。你怎么看呢?卫宫切嗣。”

贴着切嗣的耳边,将这些话和着冬日的寒气吹进他心里。

感觉到禁锢于自己和墙面之间的瘦弱躯体,在听到阿哈翁的时候便一下僵硬了,随着讲述的继续开始小幅度抖动。等言锋以自己赞颂过神明的语调说出“父亲”这个字眼时,卫宫切嗣已然无法站直腿脚腰板,若不是黑键入墙三分,恐怕这男人已经在地上摊缩成一团了。

诵念出他的名,言锋拉开距离。

看到卫宫脸上的表情时,言锋知道自己来对了。

于是,一切就这么自然地发生。

拔下黑键,将男人推到在地,恶狠狠地上他。

压下他企图躬弯蜷曲的肩脊,摔开他遮挡抗拒的手,打开他不断踢蹬、试图紧闭的双腿。

言锋用身体侵犯亵渎着这个男人顽强的信念和卑微的希望。

用刻薄恶毒的话语一刀刀刮着他柔软的内里,割着他为父的慈爱、剜着他为人的脆弱。

【卫宫切嗣终究无法成为一台精密的机器,他是人。他是人!】

这个认知让言锋心里无比的雀跃,但隐隐埋藏着一丝恼怒。

在最后快速的冲撞中,切嗣突然卸下了所有紧绷的拒绝和凝固的冷漠,伸出枯瘦的手臂,环抱住神父的脖子,拉向自己,贴合上心力枯竭的胸膛,凑到神父耳边轻喃了一句:“去死。”

在喷薄的鲜血中,切嗣被迫登上了高潮。

一阵炫目的白光晃过。

【天神在你的眉宇之间。

恶魔在你的瞳孔之中。】

最后关头,切嗣试图用捡来的言锋弃置一旁的黑键,扎穿言锋的脖子,却被言锋用手臂挡偏了伤害。

看着地上高潮后遍体鳞伤昏死过去的切嗣,言锋心有余悸。

因为卫宫的魔力不够充沛,黑键伸长的速度不快,否则这由右手掌贯穿了整个前臂的伤口就要出现在他的脖子上了。

夹住键柄,刀刃隐散。粗略的治疗了一下伤口。

言锋俯身抱起地上的男人,清理了身体,治疗包扎下伤口,收拾好杂乱的客厅。

隐身离去。

【没有杀戮的兴致。为什么要杀死一个已经不值得我杀的人。

死亡总是枯燥的,活着挣扎才是乐趣的由来。】

言锋勾起嘴角的一抹狞笑,出了卫宫宅的大门。

若有人碰见此时的神父,定会被他的面容所惊愕。


评论(6)

热度(29)